2019年8月31日 星期六

做為章魚的感覺像什麼?意識如何源於大海?


導讀。做為章魚的感覺像什麼?意識如何源於大海?〉。

彼得戈佛雷史密斯(Peter Godfrey-Smith)原著,王惟芬翻譯。《章魚,心智,演化:探詢大海及意識的起源》,紅樹林,2017。



導讀

做為章魚的感覺像什麼?意識如何源於大海?

洪裕宏

      彼得戈弗雷史密斯是傑出的哲學家,以生物學的哲學為主要研究領域。他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受教於鼎鼎大名的菲利浦‧克徹爾Philip Kitcher),一個以生物哲學聞名的學者。受到老師的影響,戈弗雷史密斯研究哲學的方法很不傳統,他採用跨領域的觀點,運用大量的經驗科學發現,輔以親身田野觀察的材料,發表了許多重要的研究論文。在《章魚,心智,演化:探尋大海及意識的起源》這本書中,他結合了古生物演化史、腦科學、動物行為研究,以及個人對章魚的親身觀察,試圖解答意識的起源。這本書的論證嚴謹,但是筆法生動輕鬆,佐以他在澳洲雪梨外海實際潛水近身觀察章魚的精彩故事,讀起來趣味十足,令人愛不釋手。

2019年8月29日 星期四

作一名真正的哲學家──專訪洪裕宏教授


〈作一名真正的哲學家──專訪洪裕宏教授〉,《文訊》第197期,200238日。

作者:胡衍南

從作家夢想到成為哲學家,
洪裕宏以為人生變數太多, 
事先不可能規畫,
唯有隨時準備好自己,
機會到時才能承接使命。

洪裕宏,一九五三年生,台灣省南投縣人。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畢業,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哲學及認知科學雙博士。曾任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副研究員、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所長、哲學系主任。現為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所教授。編著有《心與腦》。

為一群具備專業物理、數學背景的學生講授「物理哲學」,是中正大學哲學系所教授洪裕宏今年開課的新嘗試。要讓大學生一面掌握現代科學知識、一面領受哲學養成訓練,絕非一件容易的事;但對同時取得認知科學、哲學雙博士學位的洪裕宏來說,這個差使還難不倒他。然而你真正無法置信的是——從以前到現在,洪裕宏一直渴望成為偉大的文藝作家。

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

憲法是人民約束政府的工具

作者/洪裕宏

載於2015年2月24日 自由時報《全憲盟觀點》

說憲法是根本大法太嚴肅了,好像是碰觸不得的聖物。其實沒有那麼嚴重啦!政治思想家潘恩(Thomas Paine)認為,政府是必要之惡(evil)。他的意思是說政府是邪惡的,但是社會又不能沒有政府來治理公共事務。政府是必要的,不能沒有,可是它又是邪惡的,所以夠了就好,能小就小。這種自由主義思想因此主張小政府。憲法本質上是規範政府權力,用來約束政府,不讓政府亂搞的一套規則。只有政府會違憲,人民只會違法。法律管人民,憲法管政府。

歷史不只是歷史

作者/洪裕宏

被問到支不支持拆蔣介石銅像,柯P回答說,歷史就是歷史,把銅像留在那就好,但大家可以超越歷史,做自己的主人。聽到柯P這麼說,當下傻眼。歷史不會只是歷史,歷史有史觀,你怎麼看待歷史,代表你對過去發生的事件的態度與價值判斷。有些事件很單純,大家很容易有共識;有些事件很複雜,需要歷史學者好好研究。不論單純或複雜,對於某些歷史事件,我們應該很容易做出價值判斷。例如希特勒殺害六百萬猶太人的事件,除了喪心病狂的人,很少人會贊同這樣的屠殺。二二八事件國民黨政府殺害至少上萬人,我想不到任何理由可以支持這樣的屠殺。柯P對銅像的說法已經揭露了他對蔣介石的態度與價值判斷。他竟然叫大家超越歷史,這真是可笑的說法!什麼叫做超越歷史?什麼叫做自己的主人?市長不可以光說一些空洞的話,這不是十足政客的嘴臉嗎?

女人不婚,國安問題?

作者/洪裕宏

載於2015年2月24日 自由時報《自由開講》

柯P日前說女人三十歲不結婚是國安問題,挨批歧視女性後,改稱男女都一樣。事實上結婚或不結婚與國安不相干,不生小孩才是國安問題。柯P思想簡單,隨便說說不要當真,只當市長嫌大家生活太苦悶,說些笑話逗大家一笑。

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

台北重開機

作者/洪裕宏

載於2014年11月10日 自由時報《澄社評論》

柯文哲說台灣要打破藍綠對立,不然老是陷在政黨操作統獨意識型態的泥沼中,社會分裂,人民對立,台灣如何能有好的未來。所以柯文哲說台灣需要重開機,重開機從台北市開始。打破藍綠對立,很多人都喊過,也喊了好一陣子了,社會對立依舊。這些政治人物或政黨只不過是用這句口號來獲得政權。今天柯文哲又提出要打破藍綠對立,我們要看他怎麼做,跟過去有什麼不同。

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

經濟全球化 教宗也抓狂

作者/洪裕宏
載於2014年7月28日 自由時報《澄社評論》

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影響讓天主教教宗也看不下去了。現任教宗方濟各 (Pope Francis)近期屢次對經濟全球化提出嚴厲的批判。他認為經濟全球化使全球陷入對金錢盲目的偶像崇拜之中,造就了用過即丟的消費文化以及金錢至上的新暴政。這個扭曲的經濟體系不僅造成青年的高失業率,犧牲了整個青年世代,也導致社會的不平等、貧窮、與不正義。教宗痛批,當前的狀況猶如是利用經濟在「殺人」!